深夜報警奇譚

金秋時節,正值即將月圓之際,出門吃了個燜鍋就回家了。剛下車,走在人行道上,突然身後傳來了刺耳的電單車喇叭聲,遂靠邊避讓。沒想到此車不僅不從避讓處通過,甚至開向了我們避讓的同方向,企圖從我們身邊擠過,如此一來自然是幾乎撞上。我向來知道深圳電單車司機質素很差,卻萬沒想到惡劣如斯,自己違規在先竟還口出惡言,「你會不會走路」。我一聽自然是怒從心中起,氣不打一處來,與其爭論。沒想到此人打算罵完就跑,只是跑之前還嘴又臭又賤地對我進行人身攻擊「頭髮留這麼長,青山就在那邊,你快點去精神病院吧」,並且隨手指了一個方向(事後經查地圖確認,青山醫院在完全相反的方向),說完便企圖揚長而去。如此言語攻擊我自是不能容忍。一開始想在路邊找個石頭砸他,但路邊並未發現石頭,遂飛奔直上。

此仆街仔或許是自知理虧,又或許是擔心我在身後攻擊,便回頭鼠望,又不知爲何停了下來。待本茵追上後便要求其道歉,但他拒不道歉並裝瘋賣傻,稱自己什麼也沒說。本茵越聽越氣,險些動手打他,轉念一想自己是佔理的一方,若是動手反倒理虧,便抑制住了衝動,只是聲音愈發大聲,要求其道歉,此子竟說「不是說話大聲就有理的」。此話一出差點把我氣笑了。誰料他又揚言「那你報警吧」。此時甜甜已追了上來,我與她商議片刻後便一致決定報警。

甜甜查到了深圳交警服務電話是 83333333,我撥通後與交警描述了經歷以及事發地點,希望對方派出警力前來調查。對方向本轄區的交警大隊轉報之後,便讓我在原地等待。一個小時過去了,依然沒見到交警前來,於是又打了電話詢問進度。交警先是說已經轉報,而後竟讓我撥打 110 詢問具體進度。不得已,只好撥打了 110。在向 110 調度中心又描述了一遍經過與地點後,得到的答覆是,讓我原地等待。此後,仆街仔的家人聞訊趕來,自稱是其姐姐與嫂子。先是問我是否被撞到,得到了否定的答覆後,又詢問我們想怎麼辦,不要拖到這麼晚。我們說希望對方道歉,但其本人拒不道歉,並大放厥詞「那你報警啊」,所以我們已經報警了,現在在等交警前來處理。聽到我們已報警後二人開始道歉,並且說了一些諸如「又沒撞到,而且這麼晚了,這點事情警察不會來的」、「我們有個表哥是在附近派出所的,我們打電話問了,他說這點事情警察不管的」此類的話。隨後又以男子家屬的身份道歉,希望我們能結束此事,就此離去。由於當事人沒有親自道歉並且態度依然十分惡劣,一副我沒有錯的樣子,所以我們並不打算就此結束。但是對方家屬到場後提出天色已晚,想儘快解決,於是當着對方家屬的面再次撥打了交警服務電話,詢問出警進度,催促交警儘快到場。

過了一會,先是 110 派出的民警打電話詢問具體位置,並在幾分鐘後開著警車抵達。警察瞭解了大致情況後,開始和稀泥,說了一些「罵人是道德層面的事情,不是法律層面的,我們也沒辦法管他」、「但我們現在是和諧社會,講究文明嘛。罵人這個事情還是不好的。」、「他當面罵你,沒有上網傳播,就不算誹謗。雖然是不好的,但也沒違法。你不開心的話可以罵回去,也只能罵回去」、「由於很多複雜的現實因素,有些事情只要沒造成什麼後果,就不好管」。至於電單車沒上牌、司機不戴頭盔的情況並不屬於民警的管轄範圍,只能由交警處理。在民警的調解下,對方非常不情願的向我道了歉。

本來此事大概到此也就告一段落了,這時我突然接到了交警打來的電話,詢問我們是否還在現場以及具體位置,不一會便開着警用摩托到了。又一次的詢問情況之後,這次交警的處理重點更多是放在了電單車違章的情況上。交警向我解釋了,目前本市雖然實行電單車上牌政策,但在本區只有商用電動車,如外賣、快遞電單車需上牌,而民用電單車暫無強制要求。至於司機未佩戴頭盔的情況確實屬於違規,但「我們也只能對他進行口頭訓斥、教育」。此時仆街仔又企圖顛倒黑白混淆事實,稱自己電單車沒電,當時只是在推車而行,而且自己有攜帶頭盔,只是沒騎車所以並未佩戴。至於撞向我們,則是因爲我們走在一起擋住了路,而路上車多,沒路可走。交警明顯不吃他這一套,戳破了他的謊言,並且教育他在非機動車道上行人的優先度永遠是最高的。仆街仔還想狡辯,交警訓斥到「有什麼事你都應該停下來,怎麼樣都應該避讓行人」。此時仆街仔終於無話可說。

至此,在向民警與交警道謝後,我們便回家了。


同場加映:民警前來時,佩戴了一把92式手槍,甜甜在我與交警交流時,與在一旁的民警相談甚歡,並詢問了一些關於此槍的事情,得到的答覆是:「現在民警出警都佩槍了」、「都是實彈」「以前配的是64式,64式打人傷害太小,人中了好幾槍還能撲過來砍你,子彈太小了,現在都換92了」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